怀了顶头上司的崽

怀了顶头上司的崽 已完结

怀了顶头上司的崽

时间:2024-02-29 15:15:10 分类:现情 来源:网络 作者:佚名 主角:沈荔傅煊

怀了顶头上司的崽小说主角名为沈荔傅煊,由佚名所著的现代言情小说,正在网络火热连载中。全书主要讲述北城,十月初。某咖啡厅里,男人掀眸打量着对脸色微沉的女人,一点也没有被当场捉奸的窘迫感,先是慢饮了一口咖啡,然后才悠悠开了口:“沈荔,实话告诉你,我只是跟你玩玩,你不会真以为我喜欢你吧。呵,你也不看看你什么家世,你跟我配吗?”今天是十月四号,沈荔和男朋友交往一周年纪念日,半个小时前正当她在等着男友刘晟来接她时,突然接到了刘晟的电话,他在电话里说,他临时加班不能陪她一起过纪念日了。

精彩章节试读:

北城,十月初。

某咖啡厅里,男人掀眸打量着对脸色微沉的女人,一点也没有被当场捉奸的窘迫感,先是慢饮了一口咖啡,然后才悠悠开了口:“沈荔,实话告诉你,我只是跟你玩玩,你不会真以为我喜欢你吧。呵,你也不看看你什么家世,你跟我配吗?”

今天是十月四号,沈荔和男朋友交往一周年纪念日,半个小时前正当她在等着男友刘晟来接她时,突然接到了刘晟的电话,他在电话里说,他临时加班不能陪她一起过纪念日了。

沈荔性子软,也不是爱计较的人,得知他要忙工作当即表示,没关系,你先忙。

闺蜜得知她被刘晟放了鸽子,特意推了聚餐赶来陪她,两人去了最大的商场,闲逛的时候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。

正是那位说自己很忙,连纪念日都不能陪她一起过的男友刘晟。讽刺的是,他不是一个人,身边还有一个打扮性感的女人。

刘晟手里拎着几个袋子,女人挽着他胳膊,两人有说有笑的走着,也不管周围涌动的人群,还接了个火热缠绵的吻。

沈荔性子娇软,但不代表她怕事,见到这幕后,她走了过去叫了声:“刘晟。”

吻得难舍难分的两个人立马分开,事情和预想中的一样,开始的时候刘晟极力解释,说不关他的事都是那个女人勾引他,他心里只有沈荔。

解释了许久,见沈荔一点松口的意思也没有,本性暴露,装都懒得装了,什么难听说什么。

沈荔注视着他,很平静地说道:“当初可是你求着我交往的。”

他们的交往都是刘晟求来的,那段时间他天天等在她家楼下,下雨的时候也不例外。

沈荔心软应了下来。

“那是老子眼瞎。”刘晟冷哼一声,“本想跟你玩玩,谁知道你连碰都不给碰,你去问问,哪个女人像你一样,交往一年了手都没牵过几次。一天天装的跟贞洁烈女似的,怎么,我有毒吗,碰都碰不得。”

“对,你有毒。”沈荔看着男人那张虚伪的脸,轻笑了一声,“刘晟,你是不配跟我在一起,你也就只配跟垃圾在一起。”

“沈荔你个臭***,老子忍你很久了,我——”刘晟话说了一半。

沈荔站起身,执起面前的咖啡杯朝他泼去,咖啡渍在他脸上漾开,看着他一脸狼狈的样子,她轻嗤说道:“把嘴巴放干净点,不然我会让你知道得罪女人的下场有多惨。”

刘晟抬手抹了把脸上的咖啡渍,嘶吼着说:“沈荔,老子要跟你分手!”

“你错了。”沈荔从钱包里拿出两张百元钞票放桌子上,眉梢淡挑说,“是我要跟你分手。”

话落,她优雅转身离开。

后方的刘晟气得脸都绿了,手背青筋鼓动,用力捶了下桌面。

咖啡厅玻璃门打开,沈荔走了出去,轻扬的唇角渐渐放平,秀眉拧到了一起,杏眸里黯淡无光,巴掌大的脸上神色恹恹。

别说是沈荔了,就是其他人,亲眼看到男友出轨,大抵心情都不会好到哪去。

闺蜜周嫒在隔壁的蛋糕店等着沈荔,见她走出来,她也急忙推门出来,大步来到沈荔面前,问她:“刘晟那个渣男怎么说?”

沈荔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就是他的名字,“分手了。”

“你就这么简单分手了?”周嫒对刘晟印象一般,一直觉得他配不上沈荔,但因为沈荔喜欢,她也只好爱屋及乌接纳了刘晟,可没想到他竟然是个渣男,当街和其他女人搂抱热吻。

还有,他挑女人的眼光实在不怎么样,放着沈荔这样花儿似的美女不喜欢,去喜欢一个整过容的女人,脑子真是有病。

周嫒脾气不太好,听后便撸袖子边说:“不行,老娘非要去找他理论理论。”

沈荔拦住他,“我已经臭骂他了。”

“臭骂怎么够。”

“还泼他咖啡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周嫒听到这心情才算缓和惹些,她打量着沈荔左看右看,“你呢?他没对你做什么吧?”

“他不敢。”沈荔看着柔弱,但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主,该反击的时候还是会反击。

“骂的好,泼的更好。”周嫒见沈荔眉梢一直皱着问,“你心情是不是很不好?”

“在纪念日这天亲眼见到交往一年的男友出轨,要是你的话你心情会好吗?”不是沈荔对这段感情有多么留恋,而是想起这一年的付出,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。

周嫒明白这种感觉,她被前男友绿的时候比沈荔还气,差点让对方断子绝孙。

“好啦,别气了。”周嫒安慰道,“刘晟那样的渣□□本配不上你,你值得更好的,走,姐带你去找好男人。”

说着,周嫒拉上沈荔的胳膊朝停车场走去。

上车后,沈荔边系安全带边问:“去哪里?”

“你别管了,到地方你就知道。”周嫒挤挤眼,“绝对是个减压的好地方,里面的小哥哥数不胜数,看上哪个直接要联系方式就行。”

沈荔中规中矩了二十三年,突然觉得也是时候刚放纵一下了,她点点头,“好,去找小哥哥。”

周嫒:“对,去找小哥哥。”

车子刚驶出没多久,沈荔手劲响了,来电显示:妈妈,她抿抿唇,接通了电话。

听筒那端传来女人的声音,“荔荔你是不是和小刘在一起?”

沈荔分手的事暂时不想讲,轻嗯了一声:“是。”

王娟:“那就好,妈妈看着小刘这孩子也挺不错的,你们也交往一年了,可以的话先把婚事定下来,你不知道,家里亲戚们都很关心你的终身大事,你大姑二姑每次见我都会问。”

“妈,我才二十三岁,不着急结婚。”沈荔眸光落在了车窗外,前方月影交错,她凝视着看了好久,思绪都有些走神。

“荔荔。”王娟轻唤了她一声,“二十三也不小了,妈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怀上你了,好男人可遇不可求,既然遇到了当然要把握住了。这样,你和小刘好好商量一下,商量好了告诉我们一声。”

沈荔知道说什么也不能打消他们催婚的念头干脆什么也不讲了,“妈,我有电话进来了,晚点再聊。”

“好好好,你去忙。”王娟电话挂断前说道,“有空记得回家。”

电话挂断,沈荔长吁一口气,周嫒手搭在方向盘上,唇角轻扬,“阿姨打来的?”

“嗯。”沈荔轻耸了下肩,“来催婚的。”

“那你干嘛不告诉阿姨你和那个渣男分手的事?”周嫒问。

“告诉,她会继续给我安排相亲。”沈荔手肘抵着玻璃窗上,“你知道的,我最讨厌相亲,当初之所以答应刘晟的告白也是为了躲避相亲。”

周嫒啧啧两声:“现在的父母也不知道怎么了,孩子不婚好像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一样,整天念叨个没完。”

“观念不同吧。”沈荔抿了下唇,“好了,不提这个了。”

“对,不提这些不开心的。”周嫒顺手打开储物盒,从里面拿出一只盒子递给沈荔,“生日礼物看喜欢吗?”

沈荔接过,打开盒子,映在眼前的是一块手表,她取下腕上那块,把这块戴上,点点头:“喜欢。”

“猜你就喜欢。”周嫒眨眨眼。

沈荔伸手揽住周嫒的肩膀,撒娇说:“嫒嫒要是没你,我真不知道我要怎么生活。”

“不如这样,咱俩一起过得了。”

“我看行。”

说着说着,两人相视一笑。

-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一家新开的私人会所门前,她们刚从车上下来,泊车小哥过来把车开走了。

周嫒努了下嘴,“走。”

沈荔跟着走了进去。

因为工作原因沈荔很少来这种地方,当然也是因为刘晟不喜欢,左右看了眼,她们在侍者的带领下进了电梯,片刻后,电梯停在了五楼。

走出电梯间,她们进了最东边的包间。

周嫒是这里的VIP,侍者对她也熟悉,酒水点完后,轻声问:“周小姐,还有什么其他需求吗?”

“把你们这里最帅的小哥哥们都叫来。”周嫒胳膊搭沈荔肩上,对着侍者挤了下眼,“让我朋友见识下。”

侍者点头:“好。”

沈荔一杯酒还没喝完,包间门打开,有几个人依次走了进来,个个身高一米八以上,穿着紧致的白色衬衣,衬衣领口大开,露出强劲有力的胸肌。

一看就是那种很有料的男人。

沈荔端着酒杯的手顿住,慢慢抬眸看过去,眼神里含着赞赏,周嫒凑近说:“怎么样?是不是很帅?”

沈荔点点头,“嗯,是挺帅的。”

周嫒勾了下手指,几个人走了过来,坐在了她们两边,周嫒问:“会唱歌吗?”

几个人一起回:“会。”

周嫒把话筒给了身旁的男人,“来,陪姐姐唱首。”

接着她推了沈荔一下,挤挤眼,含笑说:“去唱。”

沈荔嗓音很好,上学的时候还被称作百灵鸟,她参加过很多歌唱比赛,也拿过奖,不过工作后压力太大,渐渐的便不怎么唱了。

她不只歌唱的好,长得也非常美,巴掌大的脸,精致的五官,水漾的杏眸,肌肤细腻光洁,唇角处还有一颗淡淡的小痣,像是一朵娇艳的郁金香,美得让人心醉。

周嫒特意找了一首情歌,沈荔和男人对唱的时候,她不断拍手叫好,“好,真好听。”

沈荔不记得自己唱了几首,嗓子都唱冒火了她才停下,把话筒递给周嫒,她坐回沙发上去喝酒了。

小哥哥不仅歌唱的好,酒量也好,陪着沈荔连喝五杯,脸都不带红的。

沈荔酒量一般,五杯酒下肚后,头晕眼花,她站起身,颤颤巍巍朝外走去。周嫒问她:“去干嘛?”

沈荔说:“洗手间。”

“这里不是有吗?”

“不喜欢,我要去外面的。”

说着,沈荔推开了包间门,扶着墙一路朝洗手间走去,直到走到长廊尽头,她才看到了洗手间,推门进去,半晌后,她推门出来,原路折返。

包间门都是一样的,她有些不确定哪个是,凭着记忆站定在一处紧闭的门前,她打了个酒嗝,喃喃自语说:“应该是这了吧。”

话落,她伸手去推门,门好像被什么挡着,第一次她还没推开,第二次她用了些力气,猛地一推。

门打开,有人站在眼前,黑色衬衣,黑色西装裤,冷白的脸上泛着浓重的红。

沈荔没有任何挣扎地扑进了那人的怀里,他的触感实在好,腰腹曲线沟壑分明,腹肌肌肉有力,延伸到腰带下的肌肉也很有质感。

沈荔指尖隐隐被烫了下,她挣扎着从他怀里退出,想看清楚他的长相,刚移开一点,脑袋嗡的一声,她再次跌进了他怀里。

……

沈荔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,她缓缓掀开眸,太阳穴处传来一剜一剜的痛感,她用力敲了下头,痛感依然没减少半分。

还是很疼。

而且不只头疼,其他地方也很疼,像是被车子碾过一样。她蹙起眉,手抬高,胡乱去摸手机。

摸着摸着,隐约摸到了什么,有些硬,还有温度。

沈荔慢抬头去看,视线里出现了一个男人,更吓人的是,这人不是别人,还是她的顶头上司。

傅煊?!

沈荔瞬间清醒过来,猛地弹跳坐起,身上的被子顺势滑落,她骤然感觉到了丝丝凉意,低头去看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没时间细想,当务之急是赶快离开,沈荔掀开被子走下床,胡乱捡起地上的衣服,悄悄进了洗手间。

片刻后,她从洗手间出来,不经意地看到了地上的一片狼藉,到处都是用过的废弃物,一个两个三……像至少五个。

他们昨晚这是有多疯?!

沈荔腿一软,差点摔了,她扶墙稳住身子,大口喘息几下,转身朝房门走去,指尖刚碰触上门把手,后面传来男人清冽的声音。

“沈秘书。”

“你这是打算睡了就溜?”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:

问筠

编辑问筠点评:

天天第一时间看《怀了顶头上司的崽》有没有更新,每个环节都引导心理起伏不定,埋的坑太大了,非常有伏笔,更期待结局时候几本书糅合在一起,每天都期待着,作者加油,挺你!!

现情

  • 糟糕!疯批反派他只想当恋爱脑
    糟糕!疯批反派他只想当恋爱脑

    他一整个大无语,谁家开局就被人掐脖啊!他奋力挣扎,竟无济于事,对方大有和他同归于...

    作者:酒心小面包 现情连载中

  • 沈年王翠花
    沈年王翠花

    我被大叔娇养了七年。人人都知道,我是沈家高不可攀的金丝雀。可只有我知道,对大叔日...

    作者:佚名 现情连载中

  • 苏皎皎傅瑾琛
    苏皎皎傅瑾琛

    “例假完了?”“嗯。”“晚上7点,来找我。”苏皎皎看着微信上男人冰冷的言语,不禁...

    作者:佚名 现情连载中

  • 虞绾陆峥
    虞绾陆峥

    晚上九点钟的飞机安稳抵达北屿的机场。虞绾下飞机就和那边联系,说话的人带着当地的口...

    作者:佚名 现情连载中

  • 岑云锦顾景杭
    岑云锦顾景杭

    结婚三周年当天。顾景杭高价拍下我喜欢了很久的项链。大家都说,他爱惨了我。我满心欢...

    作者:佚名 现情连载中

  • 快穿:疯批女配杀疯了!
    快穿:疯批女配杀疯了!

    她穿书了!成为一本团宠万人迷小说的恶毒炮灰女配。女主是她走丢多年的姐姐,天生小白...

    作者:祯无忧 现情连载中

  • 重男轻女后,我妈后悔了
    重男轻女后,我妈后悔了

    我一直以为自己生活在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。直到我家拆迁。爸爸妈妈背着我,给我弟买了...

    作者:一枝絮 现情连载中

  • 丈夫为了前女友将我推向死亡
    丈夫为了前女友将我推向死亡

    为了给前女友换肝,老公让我上了手术台。我说,我得了癌症,医生不建议我做手术。他却...

    作者:佚名 现情连载中

  • 你不是说她年纪大,不得宠吗?
    你不是说她年纪大,不得宠吗?

    苏棠穿成昭南王世子萧景榕的侍妾,还拖着一个两岁的奶团子。原主身材走样,举止粗俗,...

    作者:我是星星大 现情连载中

  • 步步深渊
    步步深渊

    沐云珩是我哥,他抚养我长大。可他杀死了我的亲生父母。我要报复他。殊不知,背后有一...

    作者:猫芋 现情连载中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现情 >怀了顶头上司的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