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涯断

天涯断 已完结

天涯断

时间:2023-12-08 16:12:54 分类:古言 来源:飞卢 作者:衍宋 主角:徐兆沈苓

《天涯断》是衍宋创作的传统武侠类型的小说,书中内容真实,情节描写细腻,扣人心弦,非常好看。天涯断小说试读:姜国四十九年,有大将名为徐兆。徐兆有副将名为沈苓。两位将军在姜国边城北林驻守,十年征战保姜国平安。但在一次与邻国的和亲中,突发事变,国主姜朝乾遇刺,姜国局势大变,沈苓的身世也浮出水面。从那以后,所有人都命运都变了。姜国的未来会如何,徐兆沈苓又将何去何从?

精彩章节试读:

将军府外,一队人马整装待发。

府内大堂,一男子立于堂前,身着一身黑色铠甲,腰间挂着一把宝剑。

周围站着几个家佣。

一个丫鬟走上前,双手捧着一件深红色的披风。

一个女子走过来接过披风,轻声说:“我来吧,久春。”

久春微微颔首,小步退下。

女子为男子披上披风,问道:“你一定要自己去吗?”

男子没有回答她,眉头紧皱,转身离去。

走到大堂门口时,他没忍住回了头,看到了女子不舍的眼神。

他心里一动,主城距北林有五日的行程,此一去不知要多久才能回来。

“沈苓,你随我一同前往主城。”说完这句话,男子转身出门。

名唤沈苓的女子立马应声,欢欣雀跃的跟上去。

府外,已经有手下拉来了两匹宝马在等候,二人翻身上马。

男子拉紧缰绳叮嘱道:“这几日我与沈将军不在,你们不可松懈,训练不可断,巡逻不可停。”

门口送行的将士们俯首应声,二人方才启程。

姜国四十九年,有大将名徐兆字断涯,骁勇善战,常年驻守边城北林。

徐兆有一员副将,名沈苓。是徐兆的左膀右臂。

过几日,姜国国主姜朝乾要为少城主姜甲举行册封大典,朝中大臣皆要进城朝拜。按照礼数,徐兆也需得进主城。

徐兆本来打算一人前往,可沈苓每天都在他面前晃来晃去,嚷嚷着要一同去。

徐兆当她是想去玩乐,自然不答应。

直到昨晚,沈苓才说:“朝堂向来忌讳手握兵权的人,你这次进主城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。万一是鸿门宴,没有我,你一个人怎么办?”

徐兆笑了一下,有些无奈道:“国主有什么理由费心劳神的在少国主的册封大典上给我使什么绊子?”

沈苓支支吾吾说不上来,索性耍赖:“我不管,你带我去。我还从来没离开过北林呢。”

徐兆说:“沈将军,你这个样子让将士们见了不笑话。”

将士们怎么可能看见。

但沈苓还是爬了起来拍拍屁股,甩下一句:“本将军还不稀罕去。”拉开帘子跑了出去。

徐兆看着沈苓离开,无奈的摇摇头。

沈苓都能想到的,徐兆怎么可能想不到。

众人皆知,“太平本是将军定,不许将军见太平”的道理,本就有心腹劝说他这次册封大典不要去了。可少国主册封,徐兆身为护国大将军,他若不去,不知道又会被有心之人说成什么样。

自从姜朝乾把徐兆送去军营到今天,已经十年过去了。这十年,徐兆尽心尽力,效忠朝堂,巩固江山,再无外敌来犯,姜国这近十年的国泰民安离不开他。

徐兆自幼无父无母,跟随师父孟忠习武学兵法,或许是因为有天赋在身,或许是因为后天足够努力勤奋,总之他小小年纪便出了名。

国主姜朝乾听闻军师孟忠有一徒弟,年纪小小便武功了得,还懂兵法,就下旨将徐兆送去军营。

徐兆还记得,姜朝乾笑着对他说:“徐兆,你是孟忠教出来的,寡人信你,姜国未来的太平,就要靠你了。”

徐兆自入军营以来,不负众望,一场又一场的胜仗证明了姜朝乾选择的正确。年仅二十四岁,徐兆就坐上了护国大将军的位置。

百姓爱戴他,民间传闻有护国将军徐断涯姜国得以安稳百年;国主赏识他,为他封号断涯将军封地北林城;师父也深感欣慰,赐他一把宝剑,以他的名字命名——天涯断。

如今,少国主即将册封,江山易主便是早晚的事。徐兆兵权在手,名声在外,不知道姜朝乾还能否如当初一般,笑着对他说:“寡人信你。”

徐兆在想,此番前去主城等着自己的是什么。称赞?奖赏?又或者当自己卸去兵甲,进入大殿时,殿门一关便是一场杀戮。

这种事,历史上发生的并不少。

这不是徐兆信不信国主的问题,是国主信不信徐兆的问题。

而军师孟忠说:“断涯,你放心去,有为师在。若国主真的有心收回兵权,我定会请命带你和沈苓远离朝堂,隐姓埋名过完一辈子。”

时隔多年,孟忠也想知道,主城里位高权重的那位是不是还如当年一样,初心未改。

所以,徐兆不愿带沈苓去。他觉得如果自己真的遭遇不测,至少有沈苓保住北林军。否则北林军一旦瓦解,外敌入侵,姜国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
可沈苓昨晚的一句话让他有些于心不忍,沈苓自从跟着他到现在,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北林城。

看惯了北林城,徐兆也想带她去看看主城的繁华。

他们启程的早,也不着急,队伍走的也比较慢,晃晃悠悠一天才走到北林城边界。

正值初夏,树林郁郁葱葱,还开了很多花。

沈苓很开心,跑在前面。

徐兆拽拽缰绳,跟上她,走在她身侧,问道:“很开心?”

“当然,”沈苓回头问他,“主城的夏天是什么样的啊?”

徐兆摇摇头,他常年征战四方,也没去过主城,只有他送回的一份份捷报。

沈苓叹了口气。

徐兆有些抱歉的说:“总以为战争只是一时的,有一天可以带你去姜国的每个地方看看。可守边疆却好像成了一辈子的事。”

沈苓偏头看着他:“你不想打仗啦?怎么可能啊。”

虽然姜国现在国富兵强,但也不敢对外掉以轻心。邻国古国觊觎姜国国土多年,一直虎视眈眈。

战争随时都会爆发。永远不会停止。

徐兆说:“当然不是。只是你,一个女孩子每天跟着我喊打喊杀,总觉得有些不合适。”

又来了又来了,沈苓有些不悦的说:“徐兆,你最近怎么了?老说这些,再说我打你了。你是不是想赶我走?”

徐兆连忙摇头:“当然不是,我怎么会赶你走。”

“你最好是别有这个心思。”沈苓转头去不理他,身下的马也很感知到了沈苓的不悦,甩甩尾巴远离的徐兆的马。

徐兆没有再说什么,双腿轻轻夹了下马肚子,马儿快步向前,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。

虽然徐兆什么都没说,但知徐兆者莫若沈苓,他心里怎么想的,沈苓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
沈苓快二十了,在姜国,女子十六便可以婚配了。

在徐兆的庇佑下,北林城人人生活的都很幸福快乐,女孩也不再像以前一样畏畏缩缩的躲在家中。她们会一同上街游玩,一同去学堂学习,到了十六岁风风光光的嫁给一个好人家。

而沈苓不一样,她是军中副将,常年征战在外,结识的都是军营之人。

徐兆每次在城里看到那些娇嫩嫩的女孩,都会忍不住想到沈苓。明明是一般大的年纪,沈苓却因为常年拿剑弯弓,双手长满了茧子,多年受过的伤在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伤疤。

他会惋惜沈苓不能像那些女孩一样被呵护被疼爱。可沈苓不觉得。

她反而觉得自己是最特别的,从小因为徐兆的教导,她略懂琴棋,带兵打仗更是精通。

况且,他明明就很得意身边有个她。

他想听曲儿,沈苓便可为他弹奏自己会的不多的曲子;他想下棋,沈苓便坐在他对面与他对弈;他要上战场,沈苓便身披铠甲骑战马在他身侧。

姜国人人都知道,断涯将军有一副将,年轻貌美,能征惯战,颇有巾帼不让须眉之风范。

任谁身边有这么一个漂亮能干的姑娘,还不乐的半夜都笑出声了,更何况沈苓为他是从,只听命于他一人。

沈苓表面上昂首挺胸走着,其实手里把玩着马鬃,她盯着徐兆的后背仿佛要把他看出一个洞来,手里的马鬃都快打结了。

徐兆,你现在觉得不该留我在身边了,晚了!

毕竟,毕竟……当初是徐兆在末姜河边救起了奄奄一息的她留在了身边。这一留就是十二年。

到了晚上,徐兆命大家停下休息,明日再走。

众人找了一片空地,搭起一个火堆。徐兆坐在一旁看着。

沈苓带人跑到树林里,逮到了一只野兔子。将军周丛麻利的把兔子收拾干净,用一根树枝穿起来,架在火堆上烤的滋滋响。

沈苓在徐兆身旁坐下,拿出两块酱饼递给他:“吃吗?”

徐兆拿过一个酱饼咬了一口,问:“哪来的?”

沈苓嘴里含着饼,含糊不清的说:“末姜婆婆给的,前天我去城里遇到她,她听说你要去主城,让我带给你做路上吃的。”

徐兆点点头,又察觉到哪里不对劲。沈苓猜到他在想什么,狡黠的眨眨眼说:“所以你要不带我,这些酱饼我就全自己吃了。”

徐兆无奈笑笑。

末姜婆婆是北林城的一位老人,老人年近古稀,住在末姜河边。婆婆在北林生活了一辈子,没有家人,也没有名字,所有人都叫她末姜婆婆。

沈苓最喜欢带人去给婆婆打扫屋子,再陪婆婆说说话,婆婆就会拿自己做的酱饼给她吃。

婆婆做的酱饼,天下第一好吃。

周丛那边的兔子烤好了,他拿过来分给徐兆和沈苓一人一只兔腿,自己抱着兔脑袋啃。

他边啃边说:“要我说你就该找个理由,比如要巡逻啊之类的,不去了。我们偷溜出去玩几天也没人发现。这不比去参加册封大典和打仗有意思。”

徐兆瞪他:“出了军营连规矩都没了,你是想念军法了?”

“不不不,军法就算了,谢谢将军。”周丛冲徐兆作揖,嘴里还叼着兔头,“不过说真的,我不想你去。”

徐兆沉默了。

沈苓咽下一口兔肉,说:“我们当然要去,不去好像显得我们亏心一样,就要大大方方的去。”

其他人不说话,沈苓说的有道理。

徐兆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:“我相信国主,这么多年,我只为姜国平安。臣子之心,昭昭在目。”

沈苓没接话。她知道,徐兆的心中有国有家,有天下,有百姓。这是他心中的责任,是他坚守的理由。所以徐兆永远都义无反顾一马当先。

可沈苓不一样,当年徐兆在末姜河边捡起她的时候,她不记得自己是哪里来的,也不记得自己的名字。对她来说,自己无国无家,她只有徐兆和北林。

这么多年,她在他身侧,不是为了护国,只是为了护他。

她坚持要随徐兆一同进主城,也是因为如果姜朝乾真的要对徐兆下手,她定会挡在他身前,为他争取一条生路。

所以,不管徐兆带不带她,她都会跟去主城。大不了偷偷跟过去,反正被骂一顿就完事了。

沈苓心里的这些想法,徐兆全然不知。

沈苓也不说,她只是抬起头,跟徐兆一起看星星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:

从寒

编辑从寒点评:

《天涯断》这本书真好看,我都等不及啊!作者大大怎么很慢很慢的更新啊!希望你快快跟,我是你的,死忠粉粉哦。我已经看到了最后了。我很喜欢这本书的。

古言

  • 丫头别跑!大叔放肆撩
    丫头别跑!大叔放肆撩

    第一次见面,她将男人压在身上,他却说,“小姐请自重!”第二次见面,他递给了她一份...

    作者:豆豆白 古言连载中

  • 沈水清邵誉风
    沈水清邵誉风

    再次问出了这个问题,“不是永安侯府邵二公子,而是我邵誉风,若是什么都没有的邵誉风...

    作者:佚名 古言连载中

  • 南宋:让你穿越,没让你当上皇帝
    南宋:让你穿越,没让你当上皇帝

    我穿越了,穿到南宋末年,一个有点混乱的时代。什么?我还是个废材少爷,亲戚们都想谋...

    作者:有点仪式感 古言连载中

  • 被全家抛弃后,成为权臣掌上娇
    被全家抛弃后,成为权臣掌上娇

    前世惨死后,纪明棠才知道自己不过是一本书里的恶毒女配。她的存在就是为了衬托万人迷...

    作者:木小玥 古言连载中

  • 傅子荼许清岩
    傅子荼许清岩

    这苏烟烟家里可是皇商,家财万贯。王兰花紧紧握着苏烟烟的手,视若珍宝。苏烟烟脸上闪...

    作者:佚名 古言连载中

  • 神医世子妃:病弱世子他不经撩
    神医世子妃:病弱世子他不经撩

    温芸,堂堂新世界的医生一穿越就要殉葬。便宜丈夫还没断气就要被活埋?温芸手中银针翻...

    作者:宁九君 古言连载中

  • 农门肥妻逆袭后,带全村种田暴富
    农门肥妻逆袭后,带全村种田暴富

    穿成古代小肥婆,父母偏心,兄嫂恶毒,一家子极品像蚂蟥,谁都想吸她一口血。林洛巧妙...

    作者:醉不成欢 古言连载中

  • 奸宦藏娇
    奸宦藏娇

    世人皆知,东厂厂督解云洲,奸诈阴戾,只手遮天。大臣们不论如何腹诽,面上都要恭称一...

    作者:鹿鹿儿 古言连载中

  • 战王起死回生后,娇娇王妃宠冠京城
    战王起死回生后,娇娇王妃宠冠京城

    穿成个人嫌狗厌的恋爱脑王妃,前有绿茶救命恩人来陷害,后有白莲青梅来算计。还有那面...

    作者:云久 古言连载中

  • 邪王溺宠:嚣张狂妃倾天下!
    邪王溺宠:嚣张狂妃倾天下!

    上一世,她身为大夏国女将军,最后竟惨死沙场。再睁眼,已是被渣男贱女联手,想要谋财...

    作者:云深不知处 古言连载中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古言 >天涯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