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纯陆舒阳

许纯陆舒阳 已完结

许纯陆舒阳

时间:2023-12-08 16:06:53 分类:现情 来源:网络 作者:佚名 主角:许纯陆舒阳

主角是许纯陆舒阳的完整小说上线啦!小说情节可以说一波三折,让人欲罢不能。破屋里,男人一边系腰带,一边淡淡地道:“你考虑一下,我们是申请打结婚证,还是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。”许纯颤抖着扯着一床破毯子躺在一张破床上,一手揉着后脑。她身上的衣服都被扒光了,被敲了一棍子的后脑勺还一直疼,昏昏沉沉的。而床前面站着的男人,光着宽肩窄腰的精壮上半身,皮肤在晦暗的灯光下,白得扎眼。

精彩章节试读:

破屋里,男人一边系腰带,一边淡淡地道:“你考虑一下,我们是申请打结婚证,还是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。”

许纯颤抖着扯着一床破毯子躺在一张破床上,一手揉着后脑。

她身上的衣服都被扒光了,被敲了一棍子的后脑勺还一直疼,昏昏沉沉的。

而床前面站着的男人,光着宽肩窄腰的精壮上半身,皮肤在晦暗的灯光下,白得扎眼。

许纯头晕目眩,搞不清楚自己是因为头疼导致,还是因为看见这么一幕震到了。

她本能地脱口而出:“我们本来就什么都没发生……”

她被人敲晕扒光了扔到他的破屋里,他也被人灌了加了兽药的酒,丢了进来。

可这个男人竟用非人的意志力克制住本能,爬进冷冰冰的水缸蹲了半宿。

直到药效过去……是个狠人。

男人头发和身上都水淋淋的。

他面无表情地把鼻梁上湿透的刘海地拨到脑后:“别人可不会相信孤男寡女光着身子在一间房,什么都没发生。”

许纯原本没什么焦距的瞳孔猛地缩了缩——

男人的脸,轮廓精致到锋利,水珠顺着他高窄的鼻梁流淌下来。

他修长乌沉的眼睛晕着疏离清冷的光,上翘的眼尾细长精巧,像工笔精心勾画出来的一样。

那是一张放在四十年后,能让二十一世纪少女们尖叫的俊美面孔。

可放在七十年代,国字脸刚毅风格的男人才能叫俊朗,这是叫人看不上的小白脸!

尤其是他一侧额角还有一道刀疤,破了相,显出一种时下人们嫌弃的冷厉狠辣感。

“你看什么!”陆舒阳察觉了她的目光,皱了下锐利的眉。

他最讨厌别人盯着他的脸看。

陆舒阳抬手又把刘海拔下来遮了他的眉眼伤疤,顺手把黑框大眼镜也戴了起来。

这么一挡,他看起来又变成了那个不招人喜欢的、苍白冷漠的村医。

许纯有些精神恍惚,闭上眼:“没看什么,就是觉得世上……无奇不有。”

比如……

她在病床上翻看着自己几十年前下乡插队的老照片,满怀伤感后悔地睡着。

结果,一觉醒来,竟苏醒在四十年前这个惊心动魄的夜晚。

如果不是她后脑的疼痛那么真实。

如果不是面前这个本该只存在老照片里的男人,还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。

她都以为自己在梦境里,而不是诡异的重生回了几十年前下乡插队的时候。

陆舒阳淡冷的目光从她雪白的肩膀上移开:“虽然不知道谁要利用我来害你,但……”

他顿了顿:“许知青,你想好要怎么办了吗?”

他们光着身子呆在了一间屋子里,他应该对她负责。

"对不起,连累你了。"许纯有些恍惚,如果是几十年后的二十一世纪。

别说光着身子一间屋了,就算睡了上百次……也不需要谁必须对谁负责。

陆舒阳没什么表情地按了按鼻梁上的大黑镜框,看了眼窗外不远处渐渐逼近牛棚的人群——“如果不领证结婚,你就得想想该怎么脱身了,我尽量帮你。”

“陆大夫,我跟你领证!”许纯却忽然开口。

陆舒阳锋锐的眉一拧:“你说什么?”

他说要对她负责,是因为这年代,没了名声的姑娘,一辈子嫁不出去,所以才给她一个选择。

但自己是从京城被下放到南西省偏远山村扫牛棚,发配来改造思想的。

也许他一辈子都离不开村子,只能在这里扫牛棚和当赤脚大夫。

而面前这个姑娘,他没记错的话,是许南市下放来参与农村建设的知青,每年都有新的返城名额。

她要是和他扯上关系,就回不了省城许南。她选择现在马上从后门脱身,不要和自己扯上关系才是聪明的做法。

许纯捏紧了毯子,却还是鼓足勇气,抬起眼看他:“陆大夫,你说得对,村里人不会相信我们这副样子什么都没发生。”

她也看见窗外,操着火把朝着这牛棚边破屋来的人群了。

当初,有人设计这个局,就是为了让她身败名裂,拿不到知青回城的名额。

上辈子,她选择了让陆舒阳帮她脱身,只留他一个人面对那些不怀好意的人。

他克制着本能不伤害她,可她却留他被那些人打瞎了一只眼睛。

这是她生命中极愧疚的一件事。

现在有机会挽回,她不能再让旧事重演!也要让害她的人付出代价!

“跟我领证,你也许一辈子回不了城,这也无所谓?”陆舒阳突然走到她身边,长腿一跨,低头睨着许纯。

许纯被他镜片后刀锋一般的目光碾过,浑身一悚。

她下意识地别开脸,低头咬唇:“没关系,这事儿过了,咱们以后再离婚就行。”

他怎么可能回不了城?他本来就是京城的大院子弟。

现在已经是1978年秋,在不久的将来,陆舒阳不但能回城,而且身份不俗,地位极高。

离婚对他的影响,总好过他被打瞎了一只眼。

闻言,陆舒阳冷冷的眯了眯清冷的眼。

这姑娘长了一张小巧的圆脸,一双眼睛黑葡萄似的,又大又亮,看人的时候水灵极了。

看着也单纯正派,可怎么处理婚姻,非常随便的样子。

离婚妇女的名声多难听,她不知道?

又或者,她别有目的?

不过他也没时间揣测了,因为门外,喧闹的人声已经杀到!

一道女声哭叫着:“我都看见了,许纯被人拖进了这牛棚里糟蹋,快救救她!”

“出来!姓陆的王八蛋,下放村里改造还敢耍流氓强!”

“快报公社去,枪毙***犯!”

“闯进去,救许知青要紧!”

许纯听着那些闹腾,冷漠地想,真是久违的场景。

可今晚,她要做与上辈子完全不同的选择,她的命运要在她自己手里更改。

陆舒阳黑色镜框后的眼角跳了跳,眼底闪过寒意,忽然看向许纯:"你想好了!"许纯已经镇定下来,低声道:“想好了,给我一件你的衣服!”

她的衣服都被人扒走了,那些浑蛋连一件内衣裤都没给她留,恨不得她被糟蹋个彻底。

陆舒阳立刻从破旧的五斗柜里扯了一件洗得灰白的旧工衣扔给她。

许纯手忙脚乱地穿起来。

陆舒阳被女孩身上一闪而过的雪白娇软扎了下眼,他马上别开晦暗的眼,抿了唇角。

“砰!”的一声,大门被人一下子狠狠踹开。

门外瞬间涌进来一帮子人。

“小纯,都是我不好,害你被这个下放改造的坏分子糟蹋了!呜呜呜……”

一个穿着灰蓝工装,留着齐耳短发的方脸年轻姑娘冲了进来。

她一把凶狠地扯着许纯的胳膊,就要把许纯拖出被窝。

好让所有人都看清楚许纯光溜溜被人“糟蹋”的样子。

许纯被她用力拽得胳膊生疼:“唐珍珍,你放开我,放手!”

她上身穿了陆舒阳的衣服勉强遮了上半身,可却没裤子!

真被唐珍珍拖出来,让那么多人看光,她就真成了人尽可夫的“破鞋”了!

唐珍珍怎么肯放手,一边哭,一边用力扯她的破被子:“小许,我们都是姐妹啊,让我看看你伤哪里了,大家都是同志,不要怕!”

许纯看着这张记忆里虚伪的面孔,眼底闪过厌恶。

上辈子,自己前被害得不能认亲生父母,工作被打压,丈夫出轨,大半辈子抑郁煎熬,有唐珍珍这个'好朋友'一半功劳!

许纯眼底闪过森冷的光,忽然低头就狠狠地咬在唐珍珍的手腕上!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:

曼香

编辑曼香点评:

《许纯陆舒阳》小说很好看!是我爱看一本书,越看越想看就是更新的少点要是再多点就更完美了!超赞赞赞!

现情

  • 撩!我是总裁的娇野罂粟
    撩!我是总裁的娇野罂粟

    酒吧里,她一眼看到了他,将自己的初吻献给了他。美男误人,她查他的底细。“原来是临...

    作者:九柯甜糖 现情连载中

  • 港圈太子爷追爱记
    港圈太子爷追爱记

    深夜手滑,点赞了我和影帝绯闻的帖子。太子爷炸了:[你挑男人的眼光越来越不行了。]...

    作者:佚名 现情连载中

  • 怀了顶头上司的崽
    怀了顶头上司的崽

    北城,十月初。某咖啡厅里,男人掀眸打量着对脸色微沉的女人,一点也没有被当场捉奸的...

    作者:佚名 现情连载中

  • 妈咪轻点虐,渣爹又被你气哭啦
    妈咪轻点虐,渣爹又被你气哭啦

    三年婚姻,却被污蔑害死薄瑾御的孩子,八月孕肚被薄瑾御亲手灌下堕胎药,导致早产并被...

    作者:乐希 现情连载中

  • 待价而沽
    待价而沽

    她是这么多会所姑娘里最金贵的那只待领养金丝雀。在美貌和身材,外加营销的加持下,大...

    作者:幼林 现情连载中

  • 野马与蓝玫瑰
    野马与蓝玫瑰

    大家好!这里是意大利MotoGP赛场!大屏幕上主持人语速就像是一支走火的机关枪,...

    作者:佚名 现情连载中

  • 岑暖陆泽霖
    岑暖陆泽霖

    若不是身体有欢好过后的疲惫松软,岑暖几乎以为昨晚的迷乱是她的一场梦。对着雪白的天...

    作者:佚名 现情连载中

  • 她的孩子,竟是千亿豪门九代单传
    她的孩子,竟是千亿豪门九代单传

    一夜情缘,意外怀孕,林琳已经做好当单亲妈妈的准备。没想到,孩子的爸爸竟然是千亿豪...

    作者:北往南来 现情连载中

  • 鹿依薇景烨
    鹿依薇景烨

    鹿依薇雪不敢置信地看着景烨,一把甩开他的手:“景烨!就这么十几分钟你都忍不了吗?...

    作者:佚名 现情连载中

  • 炮灰女配竟然是大佬的白月光!
    炮灰女配竟然是大佬的白月光!

    某天,一位娱乐圈小透明直播时,身后出现了一位身穿粉色小熊围裙,一手拿锅铲,一手端...

    作者:小派酸萝卜 现情连载中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现情 >许纯陆舒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