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门悍妻:冲喜新娘最娇宠

农门悍妻:冲喜新娘最娇宠 已完结

农门悍妻:冲喜新娘最娇宠

时间:2021-05-13 11:32:21 分类:古言 来源:快看 作者:月亮鱼 主角:花妍文长远

最近非常有名的小说《农门悍妻:冲喜新娘最娇宠》讲述了花妍文长远之间一系列的故事,作者月亮鱼细致的描写让读者沉浸在小说人物的喜怒哀乐中。花妍在山洞里救了个男人,险些被对方非礼,气的她打了对方,还抢了对方的东西。岂料回家就被逼着当了冲喜新娘,新郎帅她一脸鼻血,却眼瞎的一心只想娶她那贪慕虚荣心思恶毒的堂姐。为了給弟弟治病,花妍怒力行医赚钱,四处筹款。男人起先误以为她贪财,日子久了,渐渐发现她早已占据了内心。为了追回妻子,他在千万人面前单膝跪下:“我错了,我自始至终想娶的都是你。”

精彩章节试读:

春末,云岭山深处。

花妍独自一人,采起一株株药草丢进竹篓里。

忽然一阵隆隆的声响,乌云密布,大雨瓢泼般的落了下来。

花妍提起竹篓一路飞奔,好不容易找到一处人迹罕至的山洞。

湿漉漉的衣服黏在身上着实难受,反正这儿偏僻的很。

花妍就干脆脱了外衫,只穿着贴身小衣。

捡了洞内的柴火堆好,正准备点火。

忽然,山洞外头传来了一些异响。

吓得花妍心头一惊,赶紧的站起来警惕。

大雨瓢泼,外头天幕漆黑,水雾氤氲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

这时,一道高大的黑色身影破出雨雾,披着一身浓烈的水汽直奔她袭击过来!

“什么人?”花妍吓得惊叫一声,扭身想躲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一个沉重结实的身体猛然压了过来。

将她整个人压在了地上,几乎动弹不得。

花妍霎时又惊又怒:“你是谁?你快起来。”

“嗯——”回应她的,是年轻男人一声嘶哑低沉的嗓音。

此时山洞内光线昏暗,只能依稀看见他轮廓分明的下颏线条。

花妍手刚动了下,就感觉到男人也不安分地动了起来,大手摸上了她外露的皮肤。

“恶贼!”自己只穿着贴身小衣,就这么被个陌生男人轻薄了。

一瞬间的怔愣过后,花妍霎时想杀了对方的心都有了,她用力想推开男人。

“你?”男人似乎察觉了她没穿多少衣服,显得有些慌乱。

他动了动身子想爬起来,却没什么力气。

重重倒回了花妍身上,压得两人同时闷哼了一声——

身为医者,花妍敏锐的察觉到了男人不对劲。

他的身体冰的吓人,呼出的气息却是滚烫的。

花妍用力想推开他,却摸到了一手粘腻,还闻到了明显的血腥气。

原来他受伤了!

一瞬间,她抓住对方手腕探了探脉息,随即在心底惊呼了一句:好阴狠的毒!

这人的状况已经很差了,若不及时救治,活不了一个时辰。

他死事小,若是尸体被人发现后连累自己被查,就麻烦了。

碰上姑奶奶,真是你的造化!

花妍正想着要拿这毒跟对方谈条件。

男人修长的手指却忽然摸了上来,顺着她白、皙的脖颈往上抚,捏住了她小巧的下巴。

“你,好香——”

他呢喃了一句,就在花妍惊愕时。

带着灼热呼吸的唇一下子压在了她的唇上。

花妍柔嫩樱红的唇瓣被堵住,青松和沉香融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长驱直入。

唇齿间,属于陌生男人强势的气息,将她的呼吸填满。

所有思绪,几乎都被对方掠夺殆尽!

“你找死......”花妍狠狠一口咬在身上男人灼热的薄唇上。

一股浓浓地血腥味,顿时在两人地唇齿之间蔓延开来。

花妍又惊又怒,万万没想到这男人都中毒快死了,还想对她做这种事?!

真是畜生不如!

暴怒之余,花妍猛烈挣扎。

好在穿越前她练过不少防身技能。

再加上男人中毒严重,已经有些神志不清。

挣扎一番后,花妍一个肘击击中了男人的脑袋,硬是从虎口中逃了出来。

“混账东西,亏我还想救你,你竟然敢欺负我!”

薄薄的一层贴身衣服几乎被这个男人撕烂了,花妍起身后已经是衣不蔽体。

差一点清白就要交待在这里,毁在一个从来没见过的陌生男人身上。

她是遭了什么孽,要遇到这种事?

花妍羞愤的眼圈都红了,她咬着牙摸到自己的衣衫匆忙穿上。

拎起背篓刚想冲出山洞,忍不住又回头踢了男人一脚:“狗男人,你去死——”

就是这一脚,似乎让男人的神智清醒了些。

他声音虚弱的向花妍道歉:“对不起,姑娘,我会负责。”

将死之人能负什么责?

花妍恼怒的回了一句:“不需要——”就转身一口气跑出了山洞。

外头的天色已经亮了许多,雨还在哗啦啦的下着。

被冰冷的雨水一浇,花妍顿时打了个寒颤,脑海内也瞬间清醒了许多。

她本是现代社会的独立女性,只是前段时间意外穿越到了花妍这个无父无母的可怜姑娘身上。

两人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,今天这事她虽然觉得羞愤,倒也不会像古人一样寻死觅活。

这个男人中毒极深,就这样放着不管,他一定活不了。

看他的穿着非富即贵,若死了,自己说不定得惹上***烦。

更何况对于现代设会的医者来说,那是一条人命啊!

深深吸了口气,花妍一跺脚,选择回头去救治男人。

山洞里,男人躺在地上已经没什么动静了。

花妍试探着走到男人身边,发现对方状况比刚才更差了。

她立马掏出两颗自己配的解毒丸。

用树叶接了点雨水,扒拉开男人的嘴巴,捏碎了硬喂了进去。

这解毒丸药性不足,只能化掉部分毒性,保他暂时不死。

这人中的毒太厉害了,就算化掉一部分毒性。

残余毒素也会使他血气滞涩,不久就会陷入昏迷。

但既然能中这种毒,他也不是凡人。

肯定会有人来找他的,应该能活下来。

“这药能暂时保住你性命,剩下的,你自求多福吧!不过,我的药可不白给。”

临走之前,花妍伸手在男人腰间摸了一把,摸到了一只小布袋。

沉甸甸的,估计有不少银子。

她十分满意的点点头,就当是抵那两颗解毒丸的药费了。

但转念一想,花妍又觉得不该便宜了这男人,她不屑地冷哼一声。

从身上拿出一套银针,刷刷几下,连连刺入几处大穴,封住了他的经脉。

“你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,今天废了你武功。以后,你别想再祸害良家妇女!”

生怕留在山洞内再发生什么事,花妍顶着大雨急匆匆地离开了。

她刚跑远,另一名少女为了躲雨,也钻进了那处山洞......

“啊————”

少女才进山洞,就看见地上躺了个人,霎时被吓得尖叫一声。

向晴

编辑向晴点评:

滴滴滴滴滴滴,学生卡在此打卡,老司机在此打卡,帅哥在此打卡,美女在此打卡。最后一个自动忽略天天看小说还长大好看还真没见过。

古言

  • 2931
    2931

    “得偿所愿。”

    作者:咸移仁古言连载中

  • 幸无所爱,无惧山海
    幸无所爱,无惧山海

    沈乐瑶没名没分跟在北辰奕身边三年,没名没分,替他更衣梳头,替他守门点灯,却终究不...

    作者:夏雷炮古言连载中

  • 王妃又在作妖了
    王妃又在作妖了

    可凤思吾机敏的一个转过身,立即迈开迈向正前方的主座。许多人陆续反吸一口冷气机,凤...

    作者:周景古言连载中

  • 拂面春风带冬寒
    拂面春风带冬寒

    七年前,她高高在上,受尽宠爱,她遇见了一个光风霁月的少年。七年后,那个少年变成了...

    作者:生何往 古言连载中

  • 楚月秦恒陆洵楚洛洛
    楚月秦恒陆洵楚洛洛

    顾氏育有两个女儿,一个楚月,一个楚卿。

    作者:佚名古言连载中

  • 一品郡主
    一品郡主

    是以现如今的孟拂颜,不但战斗力值发展飞速,就连内功也喧闹直上。他二人皆是男子打扮...

    作者:天外一笑古言连载中

  • 书穿后成了大魔王的太子妃
    书穿后成了大魔王的太子妃

    好呀,爹爹在府里想,你可不要生爹爹的气啊!对唐崇安的回应,只有唐柒柒一声中气,“...

    作者:洛幽幽古言连载中

  • 臣妾每天都在觊觎后位
    臣妾每天都在觊觎后位

    夙淮纵容并放任害死江江阿娘的凶手,年少的情谊于寂寞皇座上的年轻帝王而言毫无份量。...

    作者:酒晚卿古言连载中

  • 糟糕,被龙潜规则了
    糟糕,被龙潜规则了

    “我也没有想过,这不是半道被劫来的。”

    作者:花间酒古言连载中

  • 旖旎萌仙:逆推白莲花
    旖旎萌仙:逆推白莲花

    谢谢!她想,这等天地灵物可遇而不可求啊,这白菜还行。下一步她要仔细倾听他的脚步,...

    作者:雁字回时古言连载中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古言 >农门悍妻:冲喜新娘最娇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