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怀柔萧墨渊免费

萧怀柔萧墨渊免费 已完结

萧怀柔萧墨渊免费

时间:2023-05-29 16:14:39 分类:古言 来源:网络 作者:萧怀柔 主角:萧怀柔萧墨渊

火爆新书《萧怀柔萧墨渊免费》由知名作者萧怀柔最新创作的古言风格的小说,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萧怀柔萧墨渊,小说文笔超赞,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。下面看精彩试读:她最终没能等到他的回答,任他前路茫茫,她沉睡在他的肩背上,再无声无息。不知是梦还是真实,回光返照间,萧怀柔仿佛看见他脚下踩过的湖面冰层出现了一道道晶透的裂痕。裂痕越来越多,以他为中心向四周蔓延,随时都能迸裂开来。萧怀柔一惊,出声想提醒他,可是她却发不出丝毫声音。只见他脚下一沉,继而便是无数冰冷的湖水从四面八方灌来,让她感到无比压抑和窒息。那种浸到骨子里的寒意笼罩着她。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皇城。

寒风凛冽,雪花漫天,一道瘦弱的身影傲然的跪在雪地之上。

她的衣衫皆被淋漓的鲜血染红,她的身后,是一道道骇人的红痕,斑驳的血迹印在洁白的雪地之上,宛若那傲然独放的梅花。

她抬眸看着高高在上的男人,接近哀求:“请皇上,看在我们夫妻多年的情分上,给我爹增派援兵!”

“夫妻多年的情分?”男人嗤笑一声,抬脚猛地踹向她,冷声喝道:“朕与皇后,何时有过夫妻情分?”

随着男人的脚掌落下,萧怀柔腹部顿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。

疼痛使她不得不弯下腰,并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但她的双手却还是死死地抓着男人的衣摆,就像是抓着父亲的命,丝毫不敢松开。

她乃镇北侯之女,十年前的年宴上,皇室欲与镇北侯联姻被婉拒。

萧怀柔在宫宴上饮过妹妹琬儿递来的一杯酒,随后就不省人事,趁着人多混乱之际,被带去了偏殿。

次日,萧怀柔醉酒迷惑魏帝之事,在朝堂与民间传开。

萧怀柔成了众人不耻和唾骂的对象。

而魏帝成了宅心仁厚的那一个,他愿意既往不咎,并迎娶萧怀柔,迎为大魏的皇后。

当时的大魏,诸侯崛起、群雄纷争,皇室威严已名存实亡。

萧怀柔十分清楚,魏帝用这样的手段得到她的目的只有一个——她是徽州镇北侯唯一的嫡女,而镇北侯手里握有四十万重兵!

她就这样做了魏国的皇后,那四十万军队也终将归魏帝所有。

而如今,十年过去。

镇北侯征战沙场,因兵力不足向帝京求援,却被魏帝拒绝!

恰在这时!

太监抱着一身血盔来报:“禀皇后,镇北侯大败,已经以身殉国了。”

萧怀柔一言不发,捧着父亲的带血盔甲,头也不回的回宫。

可琬儿却告诉魏帝,萧怀柔从小得镇北侯培养,熟读兵书,深谙兵法谋略之道,又是萧家将门之后,带领萧家军很能服众,不如让她去带兵打仗,上阵杀敌。

那战场上刀剑无眼,稍有不慎,便马革裹尸、不得好死。

萧怀柔唯一剩下的利用价值,便是她姓萧。

魏帝下旨时,从萧怀柔手上取走了皇后萧印,将一枚沉重的将印放在了萧怀柔的手上。

他微曲下身,在萧怀柔的耳边道:“镇北侯新亡,你若是不好好表现,朕便让人肢解了他的尸首,把他浑身上下的骨头都一根根拆下来,拿去喂狗,让他死都不得超生。”

萧怀柔有耳疾,听力十分不好。

然魏帝贴着她耳朵说出来的话,却是一字一句凿在她的心上,宛如魔音鬼咒,让她寒冷彻骨。

萧怀柔代父出征,与诸侯群雄征战,不为守护大魏疆土,只为守护她父亲的一具全尸。

她从一个侯门嫡女沦落到在生死场上舔血徘徊。

她想,如果她战死也就好了,她便可以解脱。

可越是这样无所畏惧,她便越是在修罗场上顽强地活了下来。

大魏没能坚持多久,就溃败至都城。

那些领兵的武将,逃的逃,叛敌的叛敌。

魏帝命萧怀柔守城,以给魏帝和琬儿争取逃跑的时间。

魏帝把镇北侯的坟墓重新挖掘开,把那副安息的尸骨又启了出来,萧怀柔看见父亲的尸骨时,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裂痕。

那是一种下了地狱也死不瞑目想要爬出来饮血啖肉的滔天怨恨。

魏帝给尸骨套上一副盔甲,镇于第二道城门之下。

而他要让萧怀柔去镇守第一道城门。

倘若第一道城门得破,那她父亲的骸骨便会被千军万马所践踏。

这十年里,萧怀柔活得猪狗不如,父亲的遗骨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牵绊!

她望着那森森白骨,双目猩红,立下誓言:“魏云简,萧琬,我萧怀柔就算做了鬼,也要在奈何桥上等着你们!我会时刻告知自己,就算到了地底下,也万不能饮那孟婆汤!倘若有来世,定要你们血债血偿!”

战火纷纷,萧怀柔耳朵里听不见那些荡气回肠的杀喊声,只回荡着低沉似叹息一般的嘶鸣。

她浑身浴血,敌军一波又一波地进攻。

萧怀柔满目的血色。

她身上被箭矢穿入了皮肉,也丝毫不觉得疼痛。

到最后,她就像一樽被血染红的雕塑,以自己血肉之躯镇守城门,岿然不动。

下雪了,她浑浊的视线里一片白与红的交织,鼻子里冰冷的血腥气充斥着,耳中却总算回归到一片宁静。

终于可以死了。

原来这是一件如此轻松的事。

敌方三军血洗城门,罢后才发现城门下矗立的那个发丝凌乱、一动不动的居然是个女将军。

大魏果然是无可救药,居然让一个女人来抵挡敌方的千军万马!

只是不知她到底死是没死,一直睁着双眼,纹丝不动,浑身都是刀伤剑痕,还插着几支箭矢,脚下被她砍杀的敌军堆成了小山。

敌军一步步围上来,没有轻举妄动。

而是从中间分开一条路来,一道修长瘦削的身影缓缓走出,踩着天空落下被染红的雪,每一步仿佛都带着冰冷嗜杀的气势,将灰冷的天和满地的血恰到好处地融合衔接起来。

萧怀柔依稀见得,入眼的是一双踩着血流成河的黑色长靴。

可她连抬头定神的力气都没有,看不见他的脸。

她只能勉强坚挺着没有倒下,而那个人却似与她相熟一般,片刻后便转身背对着她缓缓弯下身躯,迫人的气势犹在,却把她背了起来,离开这片尸骨累累的修罗战场。

“我爹……”

萧怀柔后面的话都被血污堵在了喉间,张口便是血污溢出嘴角,淌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她爹还在第二道城门下,她失守了,她爹怎么办?

良久,他才回了她一句话:“你别睡。”

那是一种让她万分安定的气息,仿佛阔别已久,她突然感到莫名的酸涩与委屈,想哭。

她给不了任何回答,身体一直在痉挛,淌血。

他背着她一直往前走。

冰冷的空气让萧怀柔短暂地清醒了片刻。

她依然看不清他的脸,趴在他的肩背上,只看得见他墨发袭着肩上冰冷的盔甲,她染血的手指不慎碰到,却意外的柔软。

一路走,地上便一路滴淌着萧怀柔的鲜血。

前头是一片广阔的被冰冻住的湖,湖面平整宁静,细细的听,有风吹拂过冰棱的声音。

他一步一步,踩着血印子,走在那冰湖上面。

她轻声问他:“你是谁?”

他回答说:“我是北辰王。”

“北辰王啊。”萧怀柔轻声呓念着,歪着头,贴着他的肩,静悄悄地哭了,“能不能求你……好好安葬我爹……”

她最终没能等到他的回答,任他前路茫茫,她沉睡在他的肩背上,再无声无息。

不知是梦还是真实,回光返照间,萧怀柔仿佛看见他脚下踩过的湖面冰层出现了一道道晶透的裂痕。

裂痕越来越多,以他为中心向四周蔓延,随时都能迸裂开来。

萧怀柔一惊,出声想提醒他,可是她却发不出丝毫声音。

只见他脚下一沉,继而便是无数冰冷的湖水从四面八方灌来,让她感到无比压抑和窒息。那种浸到骨子里的寒意笼罩着她。

她明知自己已经没救了,死了丝毫不觉得可惜,可是同她一起掉下来的还有那个背着她走的男人。

萧怀柔下意识地一蹬腿,努力朝水中那人靠近!

却在这一蹬腿之际,仿佛得到了新鲜的空气一般,长抽一口气,登时睁开双眼,清醒过来!

如霜

编辑如霜点评:

《萧怀柔萧墨渊免费》是一本挺不错的小说,也不是很长,但是我还是追了很久,这本书我找了好半天的?

古言

  • 贺知雪陆焱尘
    贺知雪陆焱尘

    “不过一个庶女,竟敢惦记自己的姐夫,心思肮脏,杀了都不为过!”贺知雪脑海中都是过...

    作者:佚名 古言连载中

  • 天命千金
    天命千金

    我做了十五年嫡女,侯府的真千金被找回来了。她要侯爷将我被贬为庶女,废了郡主封号,...

    作者:法染 古言连载中

  • 太监爹爹让我做皇后
    太监爹爹让我做皇后

    我的爹爹是权侵朝野的大太监汪锦。那天酒醉,他宠溺的看着我说:【婉儿想不想成为全天...

    作者:Fea 古言连载中

  • 烟雨平生
    烟雨平生

    我是烟雨阁的头牌。阁主捧我,允许我只卖艺不卖身;状元新贵承诺一定八抬大轿娶我;乔...

    作者:九月季 古言连载中

  • 折歌
    折歌

    我的出生是因姐姐,需要脐带血。我就是姐姐的活动血库。姐姐孱弱,于是将我送上她心上...

    作者:月冉颜 古言连载中

  • 训猴
    训猴

    哥哥被耍猴人剥皮毒哑贴上猴皮。给宸王表演时,哥哥被刺激突然发狂,被宸王活活鞭笞而...

    作者:君羊 古言连载中

  • 小公主还是襁褓婴,靠心声带母妃宫斗
    小公主还是襁褓婴,靠心声带母妃宫斗

    元宝宝穿成古早虐文女主怀孕八月的胎儿,还没睁眼就要噶了,还是瞎眼摄政王爹亲自动手...

    作者:欣欣 古言连载中

  • 念春娇
    念春娇

    我进宫那年已经25岁了。第一次侍寝,小皇帝面对如狼似虎的我,提着裤子跑了……我就...

    作者:佚名 古言连载中

  • 小官之女的富贵手札
    小官之女的富贵手札

    现代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李姝,一睁眼,成为差一点变成“温以娣”的温以缇。所幸温家是官...

    作者:夏天吃啥 古言连载中

  • 公主也巾帼
    公主也巾帼

    整个京城都知道,永安侯世子裴然爱惨了我。后来我主动前往南诏国为质。裴然认为我背叛...

    作者:松树毛茸茸 古言连载中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古言 >萧怀柔萧墨渊免费